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現情 > 霸道總裁欺上門,前夫拜拜
《霸道總裁欺上門,前夫拜拜》最新章節 霸道總裁欺上門,前夫拜拜安憶南顧鈺全文閱讀

霸道總裁欺上門,前夫拜拜 佚名

主角:安憶南顧鈺
主角是安憶南顧鈺的小說是《霸道總裁欺上門,前夫拜拜》,它的作者是佚名寫的一現情類小說,文中的現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第一次見面就被強吻,安憶南賞了顧鈺一耳光。第二次見面,顧鈺扔給安憶南一份合約高冷一句:“簽了,我幫你....
狀態: 連載中 時間: 2020-03-18 17:37:00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安憶南下意識的用手遮蓋了一下自己的嘴唇,急忙垂下眼瞼遮擋住自己眼中的驚慌,才半是遮掩的道:“哪有怎么了?”

米曉佳有點嚴肅的盯著她的嘴唇,靜默的看了好一會兒,然而這一會已經然后安憶南渾身是杭霞余震冷汗涔涔了,這個米曉佳平時挺不靠譜的,這會子這么這么精明了?

她下意識的抓緊了自己手中的包包,心頭緊張的無以復加,然而下一秒,米曉佳就傻乎乎的嘿嘿了一聲,道:“當然有怎么了,你這個唇彩的顏色真是好看啊!”

安憶南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這家伙在說什么?

米曉佳看到她驚訝的眼神,才哼了一聲道:“你這唇彩什么時候買的,咬唇的嗎,這么好的效果居然不和我說,還有嘟嘟唇的效果?”

安憶南一怔,一直懸著的心一瞬間掉到了地上暗罵一聲這家伙的腦回路實在太長,這才晨曦按聲音到:“沒什么,一點小玩意,你要是喜歡我下次帶你去買。”

米曉佳一聽,立即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,眸子晶晶亮的看著安憶南,不知道是是不是太興奮的緣故,腳下已經踉踉蹌蹌的了,安憶南見狀不由得暗嘆一聲,急忙扶著她出門攔了一輛出租車。

視頻到這里就結束了,兩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口,冷岑的男人坐在監控的前面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地獄一樣的強大寒氣,他身邊站著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都只是低著頭眼皮都不敢跳一下。

安憶南……

原來這個女人叫安憶南……呵,安北淮的女兒。

形狀優美的唇緩緩浮起一道似笑非的痕跡,但是看起來卻叫人膽寒。

好,很好!

他緩緩的抬修長的手指,輕巧的揮了一下,一邊的助理便低頭走了過來。

“明天,我要看到安氏資金鏈斷鏈。”

助理愣怔一下,他們的公司和安氏并沒有任何的交集,為什么會這么突然的要對付這樣一個小企業?

然而助理也僅僅不過是瞬間的驚訝,下一秒就已經收拾好情緒,低首立刻應聲道:“是!”

說完便轉身走了出去。

顧鈺緩緩的將手放下,俊美如鑄的臉逐漸的收斂起來,丹鳳眸淺淺的瞇了幾分,寒氣隱隱滲出,唇角卻揚了起來。

安憶南……你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

等到安憶南回到安家已經是半夜的時間了,期間米曉佳喝多了酒興奮的不知道東西南北,她好不容易才把這個家伙放下,自己才悄無聲息的回到家里,這要是被安北淮知道自己這么晚回來,還不罵死自己?

安憶南不聲不響的走進可客廳,她一直是父親眼中的乖乖女,難得出去放松一下,得小心點不要被抓包。

懷著忐忑心情的安憶南探頭看了看客廳,家里黑著燈并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,估計大家都已經睡著了,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,正準放松下來上樓,卻不想聽到“啪嗒”一聲,她暗叫一聲不好,還來不及躲閃,客廳的燈光便已經大亮起來。

什么情況?

安憶南急忙用包擋住自己的臉,然而還是看到了安北淮陰沉著的臉。

“去了哪里這么晚回來?”安北淮已經不高興的發聲,他生氣的時候總是粗聲粗氣的。

“額……”安憶南說不出個所以然,暗自腹誹自己為什么經不住誘惑和米曉佳一起出去。

安北淮見狀,登時一惱,不為別的,就安憶南一進門身上的酒氣,便足夠讓他的臉色陰沉如山雨欲來的天空。

“一個女孩子,竟然這么不知道檢點,難道我們安家的門規你都不記得了嗎?”

安憶南站在門口被安北淮一頓數落,把小臉埋的很低,她知道這個時候如果自己說些什么的話只會讓父親的責怪更加重,只聽這他的教訓不回話。

好在安北淮疼愛安憶南,見到她不聲不響的站在門前,口中的說教終于停了下來,她趕忙抓住機會,可憐的道:“爸,女兒知道錯了,您千萬別再生氣了,別氣壞了身子——”

安北淮嘆氣一聲,自從安憶南的母親去世之后,他便把全部的重心放到了工作和照顧女兒身上,所以對自己的這個女兒更是極盡疼愛的,眼瞅著她可憐巴巴的看著自己,剛才說教的怒火也減少了大半,這才彈了一下嗓子道,“以后注意!”

“知道啦!”安憶南即刻見好就收,安北淮見狀也是搖了搖頭,無可奈何的上了樓去。

安憶南這才暗中松了一口氣,她靜默了一會,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紅腫的嘴唇,慶幸剛才一直低著頭,如果讓父親見到自己要怎么解釋?

她默默的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上樓,匆忙的沖洗了一下才入睡。

斗轉星移,一夜的光怪陸離,再次醒來是被電話的鈴聲驚醒的。

安憶南頭痛欲裂的張開雙眸,電話一直響的讓人心慌,她匆忙接起電話,電話那頭的聲音驚慌解釋著,她頓時睡衣全無。

“……小姐,公司現在的情況很不好,不少合作的公司已經撤資了,請您快點來下公司吧!”

撤資?!

安憶南一聽到這個詞,瞬間呼吸一個停頓,半天透不過氣來,窗外的太陽大的刺眼,幾乎讓她覺得十分眩暈,究竟是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怎么會被人撤資呢?

她的心砰砰亂跳的掛掉電話,手忙腳亂的洗漱就趕到公司,進到專用通道的時候,手指發抖的摁了三次電梯才找到準確的位置。

安憶南的腦子亂哄哄的,父親是有心臟病的,他當年嘔心瀝血的創建了這家公司,怎么會突然在一夜之間遇到這樣的事情?

辦公室里面一片嘈雜,以至于安憶南走進去都沒有任何人察覺,她奔向父親的辦公室,就見到一個蒼老的背影正站在窗戶前面,碩大的陽光照射著房間中的一切,明亮刺眼卻也靜悄悄的。

“爸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安憶南控制著已經開始顫抖的聲音,然而安北淮卻沒有回答他,只是身子就明顯的晃了晃,桌子上的電話猝不及防的響了起來,她見到父親并沒有動,便自己上前接了電話。

電話線細細的,那邊的消息卻仿佛是驚雷一樣的炸響,電話秘書Belinda的聲音喑啞著開口:“董事長——”

“是我。”安憶南極力的忍耐著心中的驚恐發出聲音。

Belinda一聽,卻停頓了下來,聲音極其的不安道:“小姐,公關經理那邊的電話,您需要接聽一下。”

安憶南看了一眼站在窗戶邊上的父親,沉默了幾分,才開口道:“接進來,我要知道事情發展成什么樣子了!”

Belinda低低的應了一聲,把電話轉接到公關那邊,公關經理聲音低啞中透著疲憊,一聽是安憶南接的電話,沉默了一會才道:“小姐,我們對不起董事長——”

電話的聲音很清晰,十分具有穿透力的響徹在辦公室里,安北淮聽到這話之后,頓時身子一僵硬,還沒等安憶南反應過來,他就直挺挺的暈倒下去。

“董事長!”聞聲進來的管理驚叫一聲,安憶南手中的電話也掉到桌子上。

“爸爸!”她第一時間沖了過去,和管理一扶起安北淮。

然而卻見到安北淮的臉色一片青白,眼睛閉的緊緊的,嘴唇都抿成了一條線,渾身上下繃的緊緊的。

“快送爸爸去醫院!”安憶南顫抖著叫了一聲,部門管理立刻就明白過來,叫了人手前來幫忙,幾個人手忙腳亂的把安北淮送上了車。

她跟著目送著眾人離去,自己則重新回到了辦公室,因為她知道,爸爸現在已經倒下了,如果自己也崩潰的話,局面將更加一發不可收拾!

然而噩耗伴著電話一個接一個的響起,她的心也跟著狠狠的下墜,仿佛是被一個鉛塊牽引著拉到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一般,一直不停的下沉到似乎根本都看不到盡頭的深淵,她的后背一層冷汗的接起電話,扶著桌子的手用力幾分,讓自己鎮定下來才道:“究竟是誰要和我們作對?”

公關經理似乎是咽了一口口水,這才沉沉的道:“我們對對方沒有任何了解,只知道他們的來頭不小,卻并不清楚是因為什么原因來和安氏集團作對。可是他們的準備十分充分,絲毫都不肯讓步,之前所有找去洽談的人全部都被拒之門外,根本不給我們任何一丁點喘息的機會,許多家公司已經切斷了我們的合作,甚至連電話都不接……”

安憶南聽這部門經理的話,心中沉重的感覺愈加強烈,甚至有一種逐漸明顯的墜痛,安氏這么多年并沒有和任何人結仇,他們為什么要趕盡殺絕?

電話那頭的公關經理將公司現有的狀況說的分明,一句句的聽的她的掌心出了很多黏膩的冷汗,腳下也開始發軟,幾乎要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。

對方來勢洶洶,安氏這樣的企業在他們的眼中不過是螻蟻一樣的存在,這樣的力量懸殊是在相差太大了!

安憶南覺得自己恍如沉浸在夢境之中一般,只不過是一夜之間,怎么會發生這么多年事情?

那邊的公關經理半天聽不到安憶南的聲音,心中也擔憂,明白剛剛是安北淮已經暈倒了,生怕安憶南也跟著崩潰,急忙焦心的連聲叫道:“小姐?小姐您還在聽嗎?”

安憶南被那一疊聲的呼喚叫的醒神過來,她惶惶然地聽到自己的聲音道:“您說,他們究竟想要做到什么地步?”

公關經理驀然靜默,幾十秒后,才沉重的開口道:“看樣子他們是想要我們清盤才會善罷甘休。”

安憶南的身子立刻劇烈的晃動一下,她強撐著把住桌子的邊緣,那***的紅木桌子邊堅硬的質感讓她手掌中的汗水也跟著冷了下來,這才站穩身子。

她知道這是最壞的結果,可是當從公關經理的口中說出來的時候,她還是覺得絕望異常。

究竟是誰要把他們趕盡殺絕?!

公關經理的聲音中透著無與倫比的沉痛和絕望道:“對不起小姐,是我們無能,甚至連那個人的目的是什么都知道,所以根本沒有回絕的余地。我、我跟了董事長這么多年,沒想到竟然這么沒用。”他頓了頓,心中的愧疚無以復加的伴著聲音傳出來:“董事長現在這個樣子……您不能也……”

小說《霸道總裁欺上門,前夫拜拜》 第二章 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試讀結束。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