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《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》小說在線閱讀 《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》最新章節列表

《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》小說在線閱讀 《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》最新章節列表

2019-10-25 16:39:40   編輯:夢松
  • 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 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

    前任劈腿閨蜜,一朝之夕家業落魄,這些還不夠。她邂逅全球首富之子陸墨深。對方脾氣差,脾氣差,脾氣差,重要的事情說三遍。“女人,你還是乖巧一點。”“這樣?”某女僵硬著臉擺出了一副自認為乖巧的模樣。“再乖巧...

    西玨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》 小說介紹

前任劈腿閨蜜,一朝之夕家業落魄,這些還不夠。她邂逅全球首富之子陸墨深。對方脾氣差,脾氣差,脾氣差,重要的事情說三遍。“女人,你還是乖巧一點。”“這樣?”某女僵硬著臉擺出了一副自認為乖巧的模樣。“再乖巧一點。”“這樣?”某女咬牙切齒。“都不對,來,我教你。”某女站著不動,唇上忽然一軟,溫柔輾轉,片刻后,男人松開她。“看到了嗎。要這樣對你愛的人。”

人氣小說《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》由著名作者西玨所編寫的總裁豪門類型的小說,小說的主角是沈依然陸墨深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下面是簡介:前任劈腿閨蜜,一朝之夕家業落魄,這些還不夠。她邂逅全球首富之子陸墨深。對方脾氣差,脾氣差,脾氣差,重要的事情說三遍。“女人,你還是乖巧一點。”“這樣?”某女僵硬著臉擺出了一副自認為乖巧的模樣。“再乖巧一點。”“這樣?”某女咬牙切齒。“都不對,來,我教你。”某女站著不動,唇上忽然一軟,溫柔輾轉,片刻后,男人松開她。“看到了嗎。要這樣對你愛的人。”

《婚逢對手:陸少爭寵不休》 第六章 熟悉的眼神 免費試讀

都到這個時候,她竟然還笑的出來。

章倪的眼底浮起一股狠毒,轉眸見一旁的穆家清仿若石化的站在那里,燈光暈染下,他的目光晦暗不明。她嬌柔一笑,重新撲入穆家清的懷抱,“家清,依然都這么說了,那我們不如繼續?”

說著,便嬌笑一聲,手朝著穆家清的睡袍里伸去,繼續剛才他們未完成的動作。

手驀地被捉住,阻止了前進,章倪一抬頭,正好和穆家清的目光對上,他用力的推開她。來到沈依然面前,“依然,你聽我解釋,不是你看到的那樣。”

沈依然的目光里飛快的閃過一抹情緒,她星眸落在穆家清的身上,那么明亮,直視著他,那樣的眼神,仿佛讓人說不出任何謊話。

“是嗎?那是怎樣的?你解釋給我聽。”

周圍的空氣瞬間安靜下來。

穆家清手指握緊,眸光流轉。

“家清,你還打算瞞著依然嗎?”

穆家清還沒說話,章倪便開口,她來到兩人面前,略顯抱歉的看著沈依然。

“依然,唉,我該怎么跟你說呢?你爸爸多寵愛你,不止你一個人感受得到,整個A城的人都知道這個事實。在他眼底,你是這個世界上任何男人都匹配不上的,自然,家清也沒能入了他的眼。所以,你爸爸用穆氏對家清威逼利誘,逼迫他跟你分手。那一晚,家清喝的醉的一塌糊涂,我去照顧他,之后……”

后面的話章倪沒有再說,卻是不言而喻。

此時,她嬌笑的躲在穆家清的身旁,手指有意無意的拂過自己的肚子。

沈依然的眼底宛如劃過一根針芒。

“所以,依然,這事,你怨不得家清,完全是你爸爸的錯。你想想,穆氏是家清父母一輩子的心血,以你爸爸的勢力,一跺腳給毀了,那家清和他家人的后半輩子怎么活?”

穆家清沒說話,看著沈依然的眼底還透著一抹期待。

沈依然握緊了自己的手,她唇間的笑容一絲未減,“所以,穆家清,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?”

聽聽,多么冠冕堂皇。

他們之間七年的感情,竟然就這么輕易的因為她爸爸的幾句話就給碾碎了。

指甲深深嵌入皮膚中,仿佛空氣里都是玻璃渣子,每呼吸一下,都生生割破得喉嚨疼。

穆家清一怔,還欲再說什么,忽然,張伯慌忙的跑到了客廳,他眼底透著焦急和惶恐,目光直直的落在沈依然的身上。沈依然心底一沉,直覺有不好的預感。卻還是努力鎮定。

“慌慌張張的干什么?發生什么事了?”

“大小姐,美國那邊傳來消息,老爺,老爺在中槍身亡了。”

身亡?

沈依然的眼皮跳了一下,眼前一黑,幾乎要暈過去。她及時的掐著自己的手心,迫使自己清醒過來,“你說什么?”

“大小姐……”

張伯叫出這么一聲,再也說不出一句話。儼然是他年紀如此,也禁不住老淚縱橫。

沈依然忽然覺得頭頂暈黃的光線有些刺眼。

指甲更加用力的刺進皮膚。

是誰,都到了這個地步,還不肯放過他們沈家?就連她爸爸最后的性命都覺得礙眼不成?

“依然……”

穆家清剛走過來,打算安慰沈依然,卻忽然,沈依然朝著他臉上重重的甩了一巴掌。

鮮紅的五指印在燈光下愈發的明顯。

穆家清的側臉繃緊,沒有說一個字。

“沈依然,你憑什么打人?你現在不過是一個落魄千金,你以為你還是過去人人敬畏的A城傳媒大亨的千金嗎?”

窗外,閃電陡然劃過。章倪氣憤的擋在穆家清身前,仿佛她是十惡不赦的罪人。

沈依然冷冷勾唇,“終于說出你的真心話了嗎?不再繼續裝了?章倪,這些話,你早就憋在心里很多年了吧?”

章倪的臉色一僵,下意識的看向穆家清,見他目光緊緊落在沈依然的身上,不由得咬了咬嘴唇。

張伯那天說的話還在耳邊回蕩,到了這個地步,她也沒有再藏著掖著的必要。盯著穆家清,一字一句的開口,“穆家清,我只問你一遍,華盛的破產跟你有沒有關系?我爸的死跟你有沒有關系?!”

夜色下,穆家清握緊了手指,他定定的看著沈依然,卻是一個字也無法開口。盯著沈依然,仿佛在看著一個陌生的女人。

即便是褪去華盛千金的身份,她骨子里的驕傲卻還是掩藏不住,就像是帶刺的玫瑰,不給別人靠近的機會。

而他,該死的討厭她這副模樣。她做一個軟萌的,學會依靠男人的女人多好。

“沈依然,華盛的倒閉是眾望所歸,你不知道嗎?你平時那副大小姐的模樣,除了我和家清,還有誰能忍受。不信,你自己來說,之前一直圍繞在你身邊的那些朋友,現在你還能聯系到嗎?”

“閉嘴!”

沈依然冷厲的眼神落宛如眼刀,掃了章倪一眼。那眼神太過凌厲,硬是把章倪渾身冒著的得意生生的壓了回去。

見穆家清不說話,沈依然冷冷的笑著,忽然,眼神變得有些溫柔,“穆家清,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約定嗎?”

她看到他的手抖了抖,眼眸也瞬間深不可測。

顯然,他還記得。

沈依然唇間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,接著道,聲音縹緲的好似來自云端,“我已經知道答案了。”

她死死的握緊手指,硬是把快要跌落眼眶的眼淚給逼了回去,“穆家清,再見面,我們之間就沒有任何關系,是從不相識的陌生人。是仇人!”

穆家清最終握了握拳,沒有再開口。

“張伯!我們走!”

她費盡力氣說完這句話,挺直了脊背朝著門外走去。

他騙了她?她從美國回來,發生的一切就像是夢境,那么不真實,卻又真實的發生在眼前。從前的穆家清再也不是那個穆家清。

“啊!”

她握緊了手,發泄的大喊著。

不遠處,忽然有明亮的車燈打過來。虛晃的燈光下,她看到了后車座里的男人。猶如雕塑一般的長相透著高不可攀的氣息。那雙狹長的眼睛無比深邃,此時落在她身上,

沈依然呼吸一窒。

是他,陸墨深。

他不是回去美國金尚了嗎?竟然這么快就回來了?

眼前的景象忽然一晃,她身體忽然軟了下去,耳邊落下一串腳步聲,還有男人焦急的呼喚。

“小姐?您沒事吧?”

頭腦重重的和地面來了一個接觸之后,接著,看到一雙精致的黑色牛皮鞋出現在自己眼前,她看著那筆直的褲管,一抬頭,卻在陸墨深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絲心疼。

她蹙眉。

這眼神,為什么這么熟悉?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