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神品狂醫小說全文 陸晨林初音最新章節閱讀

神品狂醫小說全文 陸晨林初音最新章節閱讀

2020-01-17 19:48:29   編輯:雨松
  • 神品狂醫 神品狂醫

    你問我這個贅婿會什么?其實我會的也不多,就是懂一些天文地理,藥性醫理,五行八卦,乾坤陰陽,觀相祝由,驅災辟邪,以及一點點翻云覆雨的能力,僅此而已。

    吃貓的魚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神品狂醫》 小說介紹

你問我這個贅婿會什么?其實我會的也不多,就是懂一些天文地理,藥性醫理,五行八卦,乾坤陰陽,觀相祝由,驅災辟邪,以及一點點翻云覆雨的能力,僅此而已。

經典美文《神品狂醫》由著名作者吃貓的魚著作的都市情感類型的小說,男女主角是陸晨林初音,小說文筆成熟,故事順暢,閱讀輕松。主要講述你問我這個贅婿會什么?其實我會的也不多,就是懂一些天文地理,藥性醫理,五行八卦,乾坤陰陽,觀相祝由,驅災辟邪,以及一點點翻云覆雨的能力,僅此而已。

《神品狂醫》 第4章 中邪 免費試讀

趙桂芝也傻眼了,這可怎么辦?做生意的最怕的就是得罪權貴。何況這次竟然是東臨的一把手。

張大強緊忙退后一步,擺手道:“啊.....趙姐姐,內個......這......這其實不關我的事。我也并不是林家人......”

開玩笑,這個時候張大強一個外人才不會替林家擋槍。何況這哪是槍啊,這是大炮啊。

趙桂芝看道張大強這樣子,怒火中燒,

剛剛還要趕走我女婿信誓旦旦的說要娶初音,現在遇到事卻把自己撇的那么徹底。

林初音也皺起了眉頭,她沒有想到對方來頭這么大。怪不得敢說出‘林家算什么東西’這種話。

這可怎么辦啊。這要是處理不好,對林氏而言可是滅頂之災啊。

就在這時,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:“這位女士,那家伙說的不錯,他的確不是林家人,我才是,所以有什么事找我就好。”

眾人緊忙轉過頭。

林初音也轉過頭去,但當她看到說話之人的時候,面容瞬間有些呆滯。

“陸晨?誰讓你來的......”林初音皺著眉頭。

張大強看到陸晨,先是一愣,緊接著冷笑出聲:“我當時誰,原來是你這個窩囊廢,你的確是林家人,入贅到林家做軟飯男的家伙么。不過你來能干什么?添亂么?”

張大強的聲音很大,周圍圍觀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。林家在東臨也算是個名門望族,許多人也都聽說過‘林家贅婿’的名頭。

原來就是這個人。

看起來斯斯文文的,卻沒有想到是這種吃軟飯的慫貨。

陸晨不在意周圍的目光,冷笑著隊張大強道:“我再吃軟飯,也比你這個明哲保身的混蛋好的多。”

張大強臉上立馬有些掛不住:“你.....”

趙婉蓉才不管這些私事,打量了一下陸晨,問道:“這么說林家你說的算?”

陸晨微微點頭:“可以這么說。”

“那好,你說吧,這事怎么辦?反正后果我已經說完了。你們自己掂量。”趙婉蓉冷哼一聲。

陸晨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頭,然后對趙婉蓉說:“交通事故咱們就按照法規來辦。至于傷者,我治好他就是了。你看呢?”

話音落,趙桂芝咒罵出聲:“陸晨,你不想活命,別拉上我們林家。你少在這里添亂,林家的事那輪得到你一個廢物做主?”

就連林初音都皺起眉頭:“這里沒有你的事,給我回家去。別在這丟人現眼。你會看病我怎么不知道?”

陸晨有幾斤幾兩,林初音可是一清二楚。這廢物除了會低聲下氣,什么都不會。

陸晨一臉無奈:“初音,你相信我,我真的會治病。”

張大強冷笑著:“一個吃軟飯的貨,也會治病救人,真是扯淡。”

趙婉蓉有些不耐煩:“都他媽給我閉嘴,你們的私事我管不著,我說了,但今天胡老要是有一點事,我保證你們都完蛋。”

說完看著陸晨:“你說你能治病,那就快點,我沒有那么多時間跟你們在這浪費。”

陸晨聳了聳肩,看著趙桂芝她們:“你看吧,人家都相信我了。”

趙桂芝咬著牙:“陸晨,你休要拉我們陪葬,你要救人,就自己擔著風險。告訴你,若是出事了,所有責任都是你陸晨一個人來負,跟我林家沒有半毛錢關系。”

陸晨眼神冰冷,自己這么幫林家,可趙桂芝非但不感恩,還想著把責任推給自己。

更可笑的是林初音也跟著點了點頭。

冷笑一聲,陸晨對著趙婉蓉鄭重其事的說道:“女士,我保證能治好地上這個老人。但若是不幸出了意外,您拿我試問就好,跟林家沒有一點關系。你要是答應,我這就救人。”

聽到陸晨的話,趙桂芝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林初音心中一顫。不知怎的,一股愧疚感涌了上來。

但一想,替自己擔責任,本來就是這廢物該做的事。否則自己跟他結婚做什么。

“好,我答應你。只要你能治好胡老,我不再追究責任。不過你若是敢騙我,我保證會讓你后悔。我也是說到做到。”趙婉蓉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陸晨也不再矯情,走到胡老跟前,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老人的情況。

“胡老右臂骨折。頭上雖有傷口,但也只是皮外傷。至于到現在都昏迷不醒。不是因為傷重,而是因為受到了驚嚇,邪物入體所致。也就是坊間所說的......‘中邪’。”

中邪?

聽到這兩個字,在場的人不禁臉色一變。

中邪這種事簡直太玄乎了。趙婉蓉也不知道陸晨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,但還是忍不住退后一步。

張大強一臉不屑:“中邪?陸晨你還真搞笑,這都什么年代了,封建迷信我都可以報警抓你。”

“是啊,你別胡說,你要治不了趕快離開。”林初音眉頭擰在一起低聲說道。

陸晨得到道家法門真傳,對于這種小毛病怎么可能看錯。封建迷信?那只是無知的人認為。

“我不管是什么病,你就說能不能治吧。”趙婉蓉不耐煩的揮手道。

陸晨點了點頭:“小意思,不過我需要一根銀針。”

“銀針?”趙婉蓉忽然想起車里有個藥箱子:“胡老的藥箱子在車里,可能有。等我一下。”說著緊忙朝著已經撞癟的奔馳車跑去。

趙婉蓉剛走,林初音便忍不住走了過來:“陸晨,你真的能治么?這可不是鬧著玩的。”

陸晨剛要說話,忽然發現林初音的胸前別著一根胸針。眼神一轉,接著指尖從柔軟的高聳上劃過,金光閃閃的胸針就到了手上。

“啊......陸晨,你干什么?”林初音大怒,這個時候他還有心思調戲自己?

“放心,我們現在在一條船上,我很惜命的。”陸晨咧著嘴角。

說完,不再看林初音,蹲下身把胸針放進嘴里用口水簡單的消毒,然后在眾人惡心嫌棄的表情中,抓起胡老的手指猛刺下去。

在胡老的十根手指上,陸晨逐一刺了一下,動作快如閃電,絲毫不拖泥帶水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