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肖小笑李睿暄大結局在線閱讀

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肖小笑李睿暄大結局在線閱讀

2020-01-17 19:57:12   編輯:冰夏
  • 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 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

    《快樂少年: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》是快樂少年第四輯之整蠱校園之一,也是潘亮的第一本書,是一部全面反映小學生校園生活的小說,生動有趣描述了小學生的成長經歷,肖小笑,“鐵三角”中的老大,班長,學習好,頭腦...

    潘亮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》 小說介紹

《快樂少年: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》是快樂少年第四輯之整蠱校園之一,也是潘亮的第一本書,是一部全面反映小學生校園生活的小說,生動有趣描述了小學生的成長經歷,肖小笑,“鐵三角”中的老大,班長,學習好,頭腦靈活,是謀劃把老師搞掂的主謀,還有“鐵三角”中的唯一女生田田和軍師范彌胡,當嚴肅...

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主人公叫肖小笑李睿暄,是潘亮傾情著作的一部都市小說,目前正在掌文連載。全文講述了《快樂少年: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》是快樂少年第四輯之整蠱校園之一,也是潘亮的第一本書,是一部全面反映小學生校園生活的小說,生動有趣描述了小學生的成長經歷,肖小笑,“鐵三角”中的老大,班長,學習好,頭腦靈活,是謀劃把老師搞掂的主謀,還有“鐵三角”中的唯一女生田田和軍師范彌胡,當嚴肅...

《一定要把老師“搞掂”》 石老師的秘密“線人” 免費試讀

星期一上午第三節課,石老師抱著一摞作業本走進教室,她的表情不祥,同學們一看就知道又有誰犯事了,一個個睜大眼睛等著石老師的發落。

"肖小笑,全班惟獨缺你的作業,為什么不交?"石老師的獅吼功剛發作,全班同學會心一笑:哈哈,我沒事了,該肖小笑難受 !

"我,我……忘在家里了……" 肖小笑說的是實話。早晨戀被窩睡了個懶覺,起床時慌慌張張爬起來就跑,趕到學校才發現把作業落在了家里。

"你怎么不把自己忘在家里?"石老師挖苦肖小笑,"強詞奪理,你肯定是沒做。去給我趴在走廊的墻上補起來,罰你做十遍,做不完不準進教室!"

"老師,我真的是忘帶了。" 肖小笑面帶難色,作為班長,這實在太丟人了。

"出去!"石老師聽不進去。

"出去!"許多同學跟著石老師后面叫了一聲,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。

肖小笑不知道為什么犯了眾怒,只好慢吞吞地離開座位,打算往外走。

"哇咔咔!"一個細微的聲音從肖小笑身旁的窗口傳來,肖小笑扭頭一看,喜出望外。那是他養的寵物--一只體型中等的藍鸚鵡丟丟。肖小笑家就在學校附近,丟丟也經常在附近轉悠,有時候肖小笑在教室里上課,丟丟就蹲在教室外的樹上望著他,可有靈性啦!這不,丟丟居然把他忘在家中的作業本叼來了!

"老師,我的作業本找到了!"肖小笑悄悄接過作業本,揚在手中給石老師看。

石老師粗略檢查一遍之后,示意肖小笑坐下,開始講課。

下課后,范彌胡轉過身來問肖小笑:"你明明帶了作業,為什么說沒帶,你想擺石老師一道是不是?我跟你說,你別刺激石老師,最近我們和石老師的互動關系搞得很好,你別沒事找事!"

田田也說:"對,你別犯迷糊,我當公關部長我容易嗎?"

肖小笑和范彌胡同時問田田:"你在說誰呀?"

田田這才意識到,她講的犯迷糊被他們誤會成范彌糊了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
肖小笑打了個口哨,藍鸚鵡丟丟從窗口飛了進來,肖小笑把丟丟介紹給同學們認識,告訴他們,是丟丟把他放在桌子上的作業本叼來的。大家都被這只神奇的鸚鵡吸引住了。丟丟有點人來瘋,見大家注意它,就一會兒站在肖小笑胳膊上張開翅膀展示自己,一會兒滿教室表演飛行特技,博得大家一陣陣的喝彩。

"它能說話嗎?"有同學問。

"當然能!"為了獎勵它,肖小笑掏出一塊餅干來喂丟丟,丟丟心安理得地吃著餅干。

"你只要告訴它你叫什么名,丟丟就能馬上叫出你的名字來!"田田經常到肖小笑家里去玩,對丟丟很熟悉,"丟丟,我叫什么名?"

丟丟趕快把嘴里的餅干吐出來,說:"田田,小甜甜。"

"啊?這么好玩的!"大家被丟丟迷住了。

陽光晨走到丟丟面前,拖著腔對丟丟說:"你好,我叫陽光晨,陽--光--晨--"

"陽光晨,陽光晨!哇咔咔!"丟丟心直口快。

教室里歡呼聲一片。

"我桌洞里有餅干,我去給它拿!"陽光晨高興地跑去了。

周曼迪也走了過來:"我叫周--曼--迪--"

"周曼迪!哇咔咔!"丟丟的發音還挺標準。

"哇咔咔是什么意思啊?"周曼迪歪著腦袋問肖小笑。

肖小笑還沒來得及回答,丟丟就已經叫開了:"哇咔咔--口頭禪!口頭禪--哇咔咔!"

大家聽了捧腹大笑:連鸚鵡也有口頭禪!

陳炳一看大家這么高興,他也走上前來湊熱鬧:"我叫陳炳,快說快說!"

"陳炳--干,餅干!"丟丟提到"炳"就親切,它又在后面添了一個"干"字。

這下教室里可樂翻了天。丟丟不光有口頭禪,還能給人起外號!

課間十分鐘總是短暫的,上課鈴很快就不留情面地響了。肖小笑把窗子打開,指了指正從遠處走來督課的石老師,讓它留心,然后悄悄把丟丟送了出去。丟丟輕輕落在樹上,注視著教室,小眼珠子滴溜溜轉。

放學前,石老師繃著臉來到教室,大家一見,立刻陰云籠罩。

"最近大家的表現都還不錯!"石老師先是輕輕地表揚了一句,然后話鋒一轉,切入正題,"可是總有些同學把與學習無關的東西帶到學校里來,學校是學習知識的地方,不是娛樂場!"

肖小笑心里一咯噔,難道石老師發現了丟丟?

"我再次重申,那些隨身聽、MP3、漫畫書、掌上游戲機……一律不準帶進學校。只要被我發現,統統沒收,你家長來求情也沒有用!"石老師的眼睛在教室里來回掃呀掃,仿佛是雙具有穿透力的魔法眼,可以透過桌面看到每個人桌洞里都藏著什么。有些心虛的同學不由自主地把手伸進桌洞,想要趕緊轉移"違禁物品",而這一切,都被石老師盡收眼底。

肖小笑松了口氣,石老師不是沖著丟丟來的。

按照慣例,石老師重申紀律完畢,就要開始具體到人了,全班的神經全部繃得緊緊的。

"陽光晨!"石老師叫道。

其他同學暗自慶幸不是自己,陽光晨面如土色地站起來。

"你今天又把什么東西帶到學校里來了?"石老師盯住陽光晨的眼睛問。

"沒……沒……"陽光晨語無倫次,想要否認,卻欲蓋彌彰。

"把你桌洞里的東西拿出來!"石老師好像證據十足。

陽光晨眼看著不能蒙混過關,只好從桌洞里摸出一盤流行音樂磁帶來。

"老師,這磁帶是我向別的班同學剛借到的。"看著石老師伸出手打算把磁帶拿去,陽光晨不由得縮了縮胳膊,可憐兮兮地求情。

"我不管這磁帶是從哪兒來的,我早就說過,只要在教室里發現了與學習無關的東西,一律沒收!"石老師毫不留情。

陽光晨是全班公認的大好人,他遇到了困難,大家都想幫著他度過難關,可這件事牽涉到石老師的"禁令",怎么辦呢?情急之下,范彌胡悄悄側過身子,對身后的田田說:"快,女孩子必殺技!"

田田點頭領命,她調動起渾身的撒嬌細胞:"石老師呀,陽光晨是我們班最最老實最最守紀律的同學了,念他是初犯,您放了他這一次吧!"

"不……行……"石老師一想陽光晨確實是最好的孩子,心有些軟了,但是才宣布的紀律怎么就不算了呢?所以嘴上仍然很硬。

"石老師--陽光晨家里那么窮,所以才借人家的磁帶聽,您把它沒收了,他沒有錢賠給人家呀!"田田走向前附在石老師的耳朵上又說了一句話,石老師一聽,可不是嗎,陽光晨是貧困生,自己這樣做確實不合適,嘿,多虧這小丫頭提醒。

"下不為例!"石老師松了口,并且還用手摸了摸田田的頭發。

"謝謝老師!"田田笑瞇瞇地轉過身回到座位上,還偷偷地向范彌胡和肖小笑擠了擠眼。全班同學(尤其是男生)都驚呆了:女孩子必殺技爐火純青了,只要趴在老師耳朵上說句話就行,佩服,佩服!

石老師走后,全班同學都跟著鐵三角做起了那個經典動作--高舉拳頭:"把老師搞掂,耶!"

全班同學都高興了,就連陽光晨也高興得不得了,只有范彌胡在想事;石老師是怎么知道陽光晨桌洞里有磁呢?要知道,陽光晨根本沒有拿出來,甚至連他的同桌周曼迪都不知道。不用說,同學間肯定有人充當了石老師的"線人",當起了"叛徒"。一想到這兒,他的心里憋著一口氣:這種人最可惡!放學后,鐵三角議論來議論去找不到頭緒。

一般來說,這種事班長的嫌疑最大。很多班的班長都是這當的,手里拿個小本子,誰有什么就記下來交給老師。有的老師也鼓勵學生這樣做,他們說這叫加強班級管理。但是肖小笑沒有這樣干過,石老師也沒有要求他這樣做。可究竟是誰多事,要去找老師"告密"呢,鐵三角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他們班誰會做這樣的事。

誰也沒有想到,事情才剛剛過去一天,第二天石老師再一次來到教室里找陽光晨的麻煩。

"陽光晨!你行啊,你是真拿老師不當回事啦!"石老師近乎痛心地說。

陽光晨一臉詫異地站起來,如墜五里霧:"沒有呀,老師,我什么都沒有干。"

"好,你還嘴硬!"石老師氣得把課桌敲得砰砰響。

"老師,我真的沒帶什么!"說著,陽光晨貓腰從桌洞里拎出書包,往桌上一丟,然后把桌洞也掀起來讓大家看,"不信,你們搜!"

"果真沒有?"石老師見陽光晨一臉的真誠,陷入了沉思。

"沒有!"陽光晨底氣十足。

"好,我回去核實一下再來找你……"石老師一臉迷茫地離開了教室。

"陽光晨,真有你的!"看到石老師走遠了,范彌胡興奮了,"你這招太絕了!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!表演得太逼真啦,你去當演員的話,湯姆.克魯森肯定都要讓位!"

"你說什么呀!"陽光晨似乎還在夢中,"我哪兒還敢帶磁帶來學校?我不要命了?"

"他確實沒帶。"肖小笑判斷道。陽光晨這個人他最了解,老實巴交,一說謊話就臉紅。剛才那一幕絕對不是表演出來的。

"這就奇怪了,石老師為什么會平白無故冤枉你呢?"田田納悶,"你什么地方惹著她了?"

"依我看,陽光晨不是惹著石老師了,而是惹著那個'內鬼'了!"范彌胡故意提高聲音,好讓那個"內鬼"也聽見--盡管他并不知道是誰在暗地里老是無事生非,"陽光晨,是哪個缺德鬼跟你這么有仇啊,天天跑去專門告你的狀?"

"沒有呀……"陽光晨這個老實孩子跟誰關系都處得挺好的。

"你仔細想想,最近你不小心得罪誰了,還是弄壞了別人的東西沒賠,讓他懷恨在心了?"肖小笑提示陽光晨。

陽光晨皺著眉頭想了半天,終于吞吞吐吐地說:"我沒得罪過誰啊,除了,除了……"

"誰?"大家都豎起耳朵聽。

陽光晨說:"除了前天我值日的時候,不小心把水灑在肖小笑的座位上了,你不會因此忌恨我吧……"

滿教室的大笑聲向肖小笑壓過來。不過,這笑聲中充滿了信任。

直到石老師三天之內第三次找陽光晨麻煩的時候,大家才意識到事情越來越嚴重了。

還沒進教室門,石老師就已經嚷嚷開了:"陽光晨你給我過來,前天我放過了你,昨天又讓你逃過一馬,沒想到你今天又……"

"石老師,消消氣,消消氣!"田田趕緊上前給石老師順氣,可石老師的火氣實在太大了,女孩子必殺技此時竟起不到一丁點作用。

"我教書教了三十年,什么樣的學生都見過,還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學生!"石老師氣喘噓噓。

"石老師,究竟怎么了?"肖小笑和范彌胡也走上來詢問。

"陽光晨,你給我站到前面來!"石老師站在講臺上怒喝。

沒有人回答。

"陽光晨!陽光晨人呢?"石老師喊了半天也沒見到陽光晨的影子,"怎么回事?"

全班同學面面相覷。

"石老師!"肖小笑趕緊匯報,"陽光晨今天沒來上學,他生病了!"

"什么?"石老師臉色木然,她終于回想起來了,今天早上,陽光晨的媽媽來請的假。

"可是……"石老師看了看手中的"黑名單",又瞧了瞧全班注視著她的眼睛,張口結舌。半晌才說出一句話來:"這三天,你們誰每天下午跑到我那里去告陽光晨的狀的?"

肖小笑驚訝:"老師您不知道是誰在告狀嗎?"

"我的座位在窗口,這幾天下午窗外都會有一個學生來向我匯報,說陽光晨的桌洞里帶了東西,我站起來往窗外看,人就不見了。"石老師的語調從氣憤轉換為納悶。

大家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,感到莫名其妙。只聞其聲而不見其人,這人夠陰啊。

鐵三角與石老師站在講臺上,四雙眼睛像八只探照燈在教室里掃來掃去。

"對了!"石老師想起了一件事:"那個誰講完了話,還哇咔咔叫了一聲。"

"哈!"全班同學恍然大悟,笑開了,真相大白了--這個"內鬼"竟然是丟丟!三天前,陽光晨說他桌洞里有餅干,要去拿給丟丟吃。可餅干沒拿來就已經開始上課了,丟丟也就沒吃成,原來它一直惦記著呢!它不斷向石老師提起陽光晨的桌洞,指的是餅干,可石老師誤解成陽光晨帶著"違禁品"藏在了桌洞里。

肖小笑還是奇怪:"丟丟想吃餅干應該來找我,或者去找陽光晨,怎么會去找石老師呢?"

"嗨!"田田拍了拍肖小笑的肩膀說,"那天你指著石老師提醒丟丟要小心,丟丟誤解成你下令讓它去找她!"

這時,丟丟撲騰著翅膀飛進教室,圍著石老師叫嚷個不停:"陽光晨--桌洞!桌洞--陽光晨……"

這一回把老師搞掂的是丟丟!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